问医生
免费咨询
400-033-0680
回顶部
请输入手机号或邮箱
账号格式错误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注册

请输入企业名称

首页>前沿资讯>一把双刃剑,肿瘤免疫疗法的两难

一把双刃剑,肿瘤免疫疗法的两难

人体的免疫系统非常强大,能抵御外界病原微生物的入侵,保证我们的身体不得病。目前在癌症治疗中最热门的治疗方法肿瘤免疫疗法就是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来清除体内的癌细胞。我们知道,传统的癌症治疗三大手段手术、放疗、化疗,在治疗癌症的同时,不可避免的对正常的细胞造成一定的损伤,而免疫疗法能很好的避免这类的问题。但是,肿瘤免疫疗法也是一把双刃剑,下面我们就来听一听专家们是如何说的吧。

 

面对一些时日无多的病人,Sartor医生要问他们一个颇具挑战性的问题。这些病人大多是终末期前列腺癌患者。他们已经试过每一种标准疗法都不见效。而那些对某些肿瘤有神奇效果的新型免疫疗法药物,对前列腺癌的疗效仍不明确。Tulane医学院肿瘤学副院长Sartor医生,遇到的这个普遍的问题是:你临终前愿意尝试一下免疫疗法药物吗?这类药物能够获益的几率也许很小——但不是零。“绝望的肿瘤就是,你得了和医疗指南不同的肿瘤。”Sartor医生说。

 

肿瘤免疫疗法


免疫疗法的疗效给肿瘤专家出了难题。当这种药有效时,肿瘤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但是很难知道哪些患者会获益,会从哪种药物中获益。出于这些原因,一些医生选择不跟终末期患者提免疫疗法。他们认为应该等科学家拿出更加明确的临床获益率的证据,在临床试验之外对患者进行试验性治疗是种危险。但是像Sartor医生这样的一些医生正在给终末期患者提供免疫疗法药物,等待掷骰子一样的结果。如果患者无药可救,这种药物又有一丝希望,为什么不试试呢?肿瘤伦理学家Paul Helft博士认为,“免疫疗法是个相当微妙的问题。”肿瘤医生很清楚,在获得所有临床证据之前对患者用药是有缺陷的。许多人仍然记得1980到1990年间临床医学的教训。基于越多越好的理论,当时医学界开始给乳腺癌患者使用很高剂量的化疗和放疗。没有研究在系统性收集疗效数据,相反,所有的研究都宣传治疗获得成功。这样实施多年后,一项临床试验才提出惊人发现:这种所谓的领先疗法与传统疗法相差甚远——采用高剂量疗法治疗后癌症仍然很致命,而且疗法本身还会致死或致残。

 

不过,免疫疗法跟所有现有的癌症疗法都不一样。它的疗效跨越了瘤种,因为它的原理是将人体免疫系统武装起来对付肿瘤这个身体的入侵者。肿瘤细胞携带某种基因突变,会表达特殊的蛋白。免疫系统的白细胞想要攻击癌细胞,只是是被癌细胞产生的分子盾牌挡住了。新型的免疫疗法能帮助白细胞突破这层防护,主动消灭癌细胞。上周,这种疗法又在一个患者身上产生了惊人的效果。一项临床试验证实,通常只能接受化疗的肺癌患者,在加上免疫疗法后,生存期更长了。作为一种新兴疗法,免疫疗法目前还比较昂贵。通常,Sartor医生会说服患者的保险机构付费。如果不能医保报销,有时候生产商也会免费提供药物。免疫疗法也不是只会带来好消息,这种药物也会产生致命的副作用。一旦免疫系统被激活,在攻击癌细胞的同时也有可能会攻击正常细胞。产生肠穿孔、肝衰竭,导致神经损伤和麻痹,严重的皮疹和眼疾,以及脑垂体和甲状腺问题。在免疫疗法治疗时和治疗后都有可能出现这些副作用。但是对大多数患者,免疫疗法的副作用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因此给无药可救的患者实施免疫疗法,和采取高强度实验性化疗和放疗的性质不同。是什么决定了一个免疫疗法药物有效?医生会检测生物标志物,这是一种化学信号分子,例如当免疫系统实施进攻时会随之升高的蛋白质含量。但是生物标志物也不是很可靠。




肿瘤免疫疗法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高级副主席和首席医学官Richard Schilsky博士说:“生物标志物阳性不能保证对患者一定有效,阴性也不代表一定无效。”关于这方面的生物学研究还不可靠。这个问题在多年前的医学会议上曾被讨论过,这也是Sartor医生开始给无药可救的患者实施免疫疗法的开端。他说:“对某些患者而言,给药后会获得长久的疗效。但是我们用来决策的知识仍然不够,所以才有了伦理难题。”出于好奇心,Sartor医生曾给8个前列腺癌专家发送电子邮件,询问在极小的治疗机会下,他们是否也向患者提供免疫治疗药物。其中有5名医生的答案是肯定。其中的理由各式各样,大多数是“如果我是一名患者,我希望医生尽所有努力。”杜克大学的Daniel George博士说,他没有向每一个前列腺癌终末期患者提供免疫疗法。但是他说:“对于不想放弃任何一线希望的这部分患者,我们会尝试检查点抑制剂(免疫疗法的一种)。”而对其他人——他的大部分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他没有提到免疫疗法。“我们需要平衡希望和现实,”他说:“医生和病人之间最困难的对话,是当我们必须告诉他们:更多的治疗对他们的伤害大过癌症本身。”

 

耶鲁大学的前列腺癌专家Daniel Petrylak博士说,他倾向于只对那些有遗传标志物(表明免疫系统正在进攻)的罕见患者提供免疫疗法——他说这是目前获批的前列腺癌适应症。但是这个策略给了他一个理由在其他类型的癌症患者身上用药。由于确实存在疗效显著和长期有效的可能性,“你怎么能在伦理上否认治疗这个病人?”波士顿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Christopher Sweeney博士说,如果病人身上有遗传标志物,而且身体条件允许,他会请求保险公司接受免疫治疗药物——这是一个预测药物也许有效的标志物,即使现在还没有足够的临床试验证据表明药物确实有效。但如果不满足以上条件(这是大多数情况),Sweeney博士只给愿意参加临床试验的患者用药,这些临床试验的目的是在收集证据。如果没有适合的临床试验呢?“我基本上会跟病人说目前没有任何批准的疗法,“Sweeney博士说:“这是事实,大多数病人不受益于这些药物。”他认为告诉病人没有更多的药物给并不意味着抛弃了他们。支持性疗法也可以改善病人的生存质量,甚至延长他们的生命。


肿瘤免疫疗法


但Sartor医生不同意这种做法。“我也希望每个病人都能参加临床试验。但这是否意味着如果没有试验,我就不应该试一试?”George Villere是他第一个接受免疫疗法的患者,一名退休的投资顾问。Villere先生患了膀胱癌,试过化疗,但没有效果。所以Sartor医生告诉他已经没有常规疗法,问他是否想尝试免疫疗法。当时,免疫疗法药物还没有被批准用于膀胱癌。Villere先生和他的妻子经过慎重考虑,问自己如果不试一试会不会后悔。“我认为我们会(后悔),”Villere夫人在一次采访中回忆道。最后保险公司同意支付,Villere先生用了几个月的免疫疗法药物。尽管如此,2016年11月15日他还是去世了,享年72岁。“他没有出现副作用,”Villere太太说:“但药物也没有什么效果。”


还有一名67岁的患者Clark Gordin先生,他得了转移性前列腺癌。传统疗法治疗无效的情况下,Sartor医生也对他建议免疫疗法。一开始保险公司拒绝支付。但是实验室分析显示他的肿瘤带有一个突变。这是一个罕见突变,意味着他有可能从免疫疗法获益。最后医生说服了保险公司同意支付。一用上免疫疗法药物,Gordin先生体内的PSA水平就降到几乎为零。PSA是一种癌症标志物。Sartor医生说:“每次想到这个病例,我的心跳几乎停止。生命有时候就像在走钢丝。”


通过上面各位肿瘤专家的论述,我们对肿瘤免疫疗法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希望能对患者和家属有一定的帮助。当癌症患者接受过多种治疗没有效果时,特别是晚期的癌症患者,身体的状况已经经受不了传统治疗带来的副作用,这时,肿瘤免疫疗法无疑会成为患者的最后救命稻草。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肿瘤免疫疗法也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这一点患者一定要考虑清楚。


超级医生联合国内权威海外医疗机构,为您呈现更专业更好的医疗服务,如果您有海外医疗需求,请拨打全球免费电话:400-033-0680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
日本体检:日本精密体检与中国体检区别 [详细]
摘要: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提高,健康问题也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重中之重,体检的热潮也随之兴起。而在中国体检的人并不多,多是因为入职需求,或者学校组织。大多数国人
相关医生推荐 相关医院推荐
  • Howard Fine-Neuro-Oncology
  • 霍华德·法恩教授最近被威尔康奈尔招募为桑德拉和爱德华·梅尔癌症中心的脑部肿瘤中心的创始人,也是威尔康奈尔脑瘤转化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他也被任命为神经内科肿瘤科主任。
  • 中川健
  • ​日本排名前列的癌症医院——癌研有明医院名誉院长,著名的呼吸道领域专家、肺癌专家。癌研有明病院呼吸器中心每年大约会为600例肺癌进行治疗。其中手术治疗约300例,而化疗(包括放疗)约300例。 截止到2013年,肺癌切除的总数已经到达了4500件。
  • 森田明夫
  • 1976年开成学园高校毕业,1982年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2002年东京大学医学博士。医学博士,专业脑神经外科医生,专业脑中风医生,神经内视镜技术认定医生,日本脑神经外科专业医生
  • 超级医生为重疾百科信息网站,旨在为患者及家属提供中美日前沿医疗资讯信息,如医生,医院,前沿疗法,新药物介绍等相关信息。所发布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医疗咨询,诊断结果。

    提示: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为网友收集国外医院及部分知名网络媒体信息,相关信息仅供参考,如果有侵犯您的版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日本国際医療交流センター    出国看病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33-0680

    现有海外就医咨询信息,暂由知名海外医疗服务机构厚朴方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