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免费咨询
400-033-0680
回顶部
请输入手机号或邮箱
账号格式错误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注册

请输入企业名称

首页>前沿资讯>[抗癌突破]--盘点!2018上半肺癌新药临床研究进展!

[抗癌突破]--盘点!2018上半肺癌新药临床研究进展!

肺癌近年来的发病率节节攀升,死亡率高居不下,人们一直在寻找治疗肺癌的好方法,肺癌治疗的新药难以有所成效,但是近来肺癌新药的研发有了新的进展。让人兴奋不已,尤其是肺癌患者的福音。当然了,研究都是继承了前人的智慧结晶再加以改进,最后得到的新成果,最后的成功都是无数人的心血,绝不是一个人的功劳。那么下面我们来看看近来肺癌新药的研究究竟取得了哪些成果,哪些惊人的进展。


timg (4).jpg


肺癌是全球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命健康。肺癌分为小细胞肺癌(SCLC)和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非小细胞肺癌比例占85%。NSCLC发病人数较多,也促进了各大药企的研发动力,因此有很多治疗NSCLC的药物逐年上市,给肺癌患者带来了福音。我们一起来看看近期NSCLC药物有哪些进展吧!


1、纳武单抗联合伊匹单抗降低肺癌进展风险42%!

根据百时美施贵宝(BMS)公司3期研究CheckMate-227的初步结果,该研究评估了重磅免疫疗法Opdivo(nivolumab)3 mg/kg加低剂量Yervoy(ipilimumab,1 mg/kg)一线治疗具有高肿瘤突变负荷(TMB≥10 mut/Mb)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疗效。

 

肿瘤突变负荷(TMB)是反映肿瘤细胞携带的突变总数的定量生物标志物,TMB可能可以帮助预测患者对免疫疗法的反应。

 


2014年7月,Opdivo成为世界上首个获得批准的PD-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该药物目前已在包括美国、欧盟和日本的60多个国家获得批准。2015年10月,Opdivo和Yervoy联合用药方案成为首个获得批准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的联合免疫疗法。该联合疗法目前已获得包括美国和欧盟在内的50多个国家的批准。

 

在该III期临床研究中,Opdivo和Yervoy联合疗法显示出相比化疗更优秀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主要终点,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42%。该PFS益处在鳞状和非鳞状肿瘤组织学中均能观察到,无论PD-L1表达水平如何。此外,在高TMB患者中,该联合疗法也显示出相比化疗更好的结果。

 

BMS的胸部肿瘤研发负责人Sabine Maier博士表示,很高兴通过在本研究中确立TMB是一项重要的生物标志物来推进科学发展。可以预测哪些在进行一线治疗的肺病患者在非化疗治疗(Opdivo加低剂量Yervoy)中可以获得有临床意义的无进展生存获益。

 

2、默沙东K药成功跻身肺癌一线治疗!

根据KEYNOTE-189研究的重磅结果,Keytruda联合化疗降低进展或死亡风险约50%。

 


KEYNOTE-189是一项关键3期临床试验,评估了Keytruda联合培美曲塞(ALIMTA®)和顺铂或卡铂一线治疗转移性非鳞状NSCLC的疗效。结果显示,与单独化疗相比,Keytruda联合化疗显著改善了总生存期(OS),将死亡风险降低一半。在预先指定的探索性分析中,无论PD-L1表达情况如何,都观察到OS获益,这三组PD-L1分类包括:PD-L1阴性的患者、PD-L1肿瘤比例评分(TPS)为1-49%的患者及TPS≥50%的患者。

 

该研究主要作者、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的Perlmutter癌症中心胸部肿瘤科主任Leena Gandhi博士表示,在这项试验中,与单独化疗相比,Keytruda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延长了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无论PD-L1表达如何。将Keytruda与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相结合有着良好的科学依据,这些临床数据现在表明,这一联合疗法是一线治疗这些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新治疗标准。

 

默沙东研究实验室总裁Roger M. Perlmutter博士说:我们的目标是延长肺癌患者的生命,KEYNOTE-189的明确生存期发现显示Keytruda联合疗法将死亡风险减少了一半,这对患者和医学领域都很重要,这项试验的结果有可能改变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一线治疗中的治疗范式,包括肿瘤PD-L1为阴性或未经检测的患者。

 

3、劳拉替尼这一黑马在肺癌治疗中杀出重围!

劳拉替尼(Lorlatinib)在非小细胞肺癌和ALK激酶结构域突变患者中表现出抗肿瘤活性。Lorlatinib(PF-06363922,辉瑞公司)是第三代中枢神经系统渗透剂ALK / ROS1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接受克唑替尼(Xalkori,辉瑞公司)作为其唯一的ALK TKI抑制剂治疗的患者引起应道,发现ALK突变和未发现ALK突变的患者之间的反应率相差无几(73.3% vs 72.1%)。

 

Lorlatinib也能使先前用一种或多种第二代ALK TKI治疗的患者应答。然而,在这一组中,检测到至少一种ALK突变的患者对Lorlatinib的反应率相当高(61.2% vs 26.4%)。

 

哈佛医学院医学教授Alice T. Shaw医学博士表示,对于第二代ALK抑制剂复发的患者,ALK突变可能成为识别对Lorlatinib有反应的患者的生物标志物,对第二代ALK抑制剂有抗性的患者在不存在ALK突变不太可能对lorlatinib有响应。然而,一些突变阴性患者确实有反应。Lorlatinib已经展示了针对大多数已知耐药突变的临床前活性。

 

Shaw及其同事在19名患者的血浆样本中检测到ALK G1202R突变;其中,11例(58%)对lorlatinib的应答。持续应答时间从1.4个月到14.5个月不等。Shaw表示,对组织和血浆基因分型的进一步研究仍在继续。

 

4、纳武单抗首个中国肺癌大型试验迎来大结局!

CheckMate-078是一项多中心、随机III期研究,比较了nivolumab与多西他赛在含铂双药化疗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的IIIb/IV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的疗效与安全性。该研究主要在中国进行,在中国香港、俄罗斯和新加坡同时设有研究中心。该试验共随机入组504名鳞状和非鳞NSCLC患者(451名来自中国,45名来自俄罗斯,8名来自新加坡),包括PD-L1表达水平<1% 和≥1%的患者,随机每两周静脉注射nivolumab 3 mg/kg(n=338),或每三周静脉注射多西他赛75 mg/m2 (n=166),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发生不可耐受的毒性。

 

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包括在国际研究CheckMate-017和CheckMate-057中观察到的OS结果的一致性评估。次要终点包括客观缓解率、无进展生存期、至治疗失败时间、亚组有效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和通过肺癌症状量表(LCSS)评估的疾病相关症状恶化率。


研究显示,与多西他赛相比,nivolumab在主要终点总生存期(OS)上表现出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显著获益优势。不同PD-L1表达水平及肿瘤组织学类型的患者均观察到OS获益。此外,在另外两项次要终点,客观缓解率(ORR)和中位持续缓解时间(mDOR)上,nivolumab也显示出较多西他赛更好的效果,nivolumab和多西他赛组的ORR分别为17%与4%;mDOR分别为‘尚未达到’和5.3个月。

 

在CheckMate-078研究中,nivolumab组3-4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的发生率低于多西他赛组(分别为10%和47%)。nivolumab组因3-4级TRAE停止用药的患者比例为(3%),同样低于多西他赛组(5%)。

 

纳武单抗暂时还未在中国上市,需要了解相关购药信息的可以咨询全球肿瘤医生网!

 

5、默沙东K药联合卡铂+紫杉醇治疗肺癌抵达3期终点!

 默沙东(MSD)宣布其关键3期临床试验KEYNOTE-407在早期参与者队列的中期分析中抵达了预先指定的总体缓解率(ORR)的次要终点。该研究是评估默沙东的重磅抗PD-1疗法KEYTRUDA®(pembrolizumab)与卡铂-紫杉醇(carboplatin-paclitaxel)或纳布-紫杉醇(nab-paclitaxel)联合一线治疗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sNSCLC)的疗效。

 

基于这些数据,默沙东近期向美国FDA提交了补充生物制剂许可申请(sBLA)。该研究的结果以及更多中期分析数据会在2018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公布。

 

默沙东带来的重磅抗PD-1疗法KEYTRUDA可以提高人体免疫系统检测和抗击肿瘤细胞的能力,为晚期癌症患者带来希望。它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能阻断PD-1及其配体PD-L1和PD-L2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激活可能影响肿瘤细胞和健康细胞的T淋巴细胞。目前,Keytruda已在多国获批治疗黑色素瘤、NSCLC、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经典霍奇金淋巴瘤、尿路上皮癌、胃癌等晚期癌症。


此次公布的KEYNOTE-407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3期临床试验,评估了KEYTRUDA联合卡铂-紫杉醇或纳布-紫杉醇与单用卡铂-紫杉醇或纳布-紫杉醇的疗效。该研究包含了560例未经治疗的转移性鳞状NSCLC患者,这些患者未曾接受过针对晚期疾病的全身治疗。该研究的双重主要终点是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客观缓解率(ORR)和缓解持续时间(DOR)。

 

我们期待在2018年ASCO年会上看到该研究的具体数据,并希望这一新组合疗法能尽快为晚期肺癌患者带来治疗新选择。


6、罗氏T药联合化疗有望今年获批一线治疗肺癌

日前,罗氏(Roche)宣布美国FDA已经接受该公司的补充生物制剂许可申请(sBLA),并授予其重磅免疫疗法Tecentriq(atezolizumab)优先审评资格,与Avastin (bevacizumab)、紫杉醇和卡铂(化疗)联用,初始(一线)治疗转移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FDA预计将在今年9月5日之前作出批准决定。

 

此次sBLA的提交是基于多中心、开放标签、随机、对照3期临床研究IMpower150的结果。该研究评估了Tecentriq联合Avastin、紫杉醇和卡铂治疗IV期非鳞癌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这些患者未曾受过化疗治疗晚期疾病。该研究共招募了1,202人,其中具有ALK和EGFR突变的患者被排除在主要意向治疗(ITT)分析之外。

 

结果显示,该研究符合其在晚期非鳞状NSCLC患者初始治疗中的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的共同主要终点。该组合疗法的安全性特征与各种药物的安全性特征一致,并且没有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3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Tecentriq联合Avastin、紫杉醇和卡铂可能为转移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初始治疗提供显著的生存益处。罗氏首席医学官兼全球产品开发负责人Sandra Horning博士说,我们正在与FDA密切合作,尽快为这类肺癌患者提供这一治疗方案。


肺癌新药研发对治疗肺癌有很重要的作用,毕竟近来肺癌的发病率越来越高,死亡率也是逐年增加,发病原因越来越复杂化的情况下,治疗肺癌的新药对于肺癌的治疗有很大意义。当然了保持身体健康的最重要的就是合理饮食,注意身体锻炼,加强体魄,远离致癌物质,例如吸烟。希望文章能给你带来帮助。


超级医生联合国内权威海外医疗机构,为您呈现更专业更好的医疗服务,如果您有海外医疗需求,请拨打全球免费电话:400-033-0680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
美国看病:美国淋巴细胞性白血病药-Clolar(clofarabine) [详细]
摘要:Clolar(clofarabine)是用于治疗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抗肿瘤嘌呤核苷类似物。该药物作为抗代谢物,干扰DNA复制。此外,药物似乎破坏了线粒体膜的完整性,释放促凋亡线粒体蛋白,细胞色素C和细胞
相关医生推荐 相关医院推荐
  • 井廻道夫
  • 井廻道夫,日本新百合丘综合医院肝脏研究所所长,日本肝脏学前会长,日本消化器学会理事、评议员,日本内科学会理事、功劳会员,日本癌症学会评议员、医师考试委员会前委员长
  • 寺本明
  • 现任 东京劳灾病院院长、日德友好脑神经外科会议会长、美国内分泌学会会长
  • test2
  • test3
  • 超级医生为重疾百科信息网站,旨在为患者及家属提供中美日前沿医疗资讯信息,如医生,医院,前沿疗法,新药物介绍等相关信息。所发布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医疗咨询,诊断结果。

    提示: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为网友收集国外医院及部分知名网络媒体信息,相关信息仅供参考,如果有侵犯您的版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日本国際医療交流センター    出国看病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33-0680

    现有海外就医咨询信息,暂由知名海外医疗服务机构厚朴方舟提供。